轮播广告
 
 
盘点中国“山寨”建筑:华西村最集中 美国会大厦最多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5-26 10:12:13    文字:【】【】【

  从国内的天安门、故宫、天坛到“大本钟”、埃菲尔铁塔、伦敦塔桥、悉尼歌剧院、白金汉宫等世界著名建筑,你都可以在中国的大地上寻找到它们相似的“孪生兄弟”。以至于,有国外媒体记者嘲讽道:“在中国一下午逛遍巴黎、威尼斯”。

  北京青年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复制”国内外地标性建筑的“取巧”建筑层出不穷,部分甚至为政府机关办公场所。就公开见诸报端的不完全统计,美国白宫出镜率最高。

  专家指出,这些山寨建筑作品的出现折射了当下社会缺乏文化自信与认同感的心理表现。从历史文化政治角度而言,即便没构成知识产权侵权,随便模仿也不合适。

  山寨现状

  在中国一下午逛遍巴黎威尼斯

  北青报记者搜索发现,“山寨建筑”各地开花。美国国会大厦、法国凯旋门等国外地标式建筑,在国内某一城市、乡镇都能寻到其同胞“姐妹”的影子。

  早在2011年,中国新农村标杆——华西村五十周年期间,就因为一波山寨建筑群抢足了眼球。这其中包括了天安门、法国凯旋门、美国国会大厦和悉尼歌剧院等“山寨景点”。照片中展示的山寨“天安门”前方,还建了“金水桥”和“华表柱”,城楼上插满红旗。其中,仿似美国国会大厦的一栋建筑物上方,还标出了“美国国会大厦”的字样。

  华西村相关负责人曾表示,这些所谓“山寨建筑”属于以前并进华西村的“华明村”,是在1995年左右修建的。山寨“国会大厦”等建筑以前作为宾馆用,现在则作为参观景点。

  在其他地方,山寨建筑或许比华西村更加分散。比如“伦敦塔桥”出现于苏州;“悉尼歌剧院”出现于江苏省海安县七星湖生态园内花瓣温室。

  “想在一下午逛遍巴黎和威尼斯吗?可以,如果你在中国。”有外国媒体记者如此调侃。据英国《每日邮报》2014年1月8日消息,中国复制的世界著名建筑包括法国的朗香教堂、巴黎埃菲尔铁塔甚至整个奥地利著名小镇哈尔斯塔特等。

  事实上,被山寨的,不仅有国外知名建筑物,还有在中国广为人知的传统建筑。如山西临汾的尧庙广场,曾被曝除了有山寨“华表”以外,还有山寨“天安门”和山寨“金水桥”。

  不完全统计,众多被仿制的国内外建筑中,位于美国华盛顿25米高国会山上的“国会大厦”,最受欢迎。

  这幢1800年投入使用的欧式古典建筑,主料为白色大理石,建筑庄严、典雅、朴素,有一个标志性的3层大圆顶,白色外墙。作为美国政府的代表,这幢白色穹顶建筑常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国际新闻画面中,在民间有时会被误认为是“白宫”。

  在曾被媒体披露的仿建名单中,安徽阜阳颖泉区政府、浙江温岭市玉环县法院、江西九江市法院、湖南娄底市政府、南京雨花区政府、厦门同安区政府、上海闵行区法院、重庆市法院等多家单位的办公楼,均拥有白色穹顶,与美国国会大厦相似。这个名单,最近又加上了涟水县环境保护局、安徽某酿酒厂等。

  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似乎为建筑的“山寨”现象,赋予更多契机。包括北京奥运会的标志性建筑鸟巢、水立方等,在多地被“改版”、“变身”,借取外壳。即使钢筋混凝土的大厦、写字楼,总有令人眼熟的感觉,即专家所诟病的“千城一面”。

  专家声音

  盲目山寨是一种对中国传统文化缺乏自信以及认同感的心理表现

  不止一位学者、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担忧。有学者认为,盲目山寨西式建筑体系,是一种缺乏对中国传统文化自信以及认同感的心理表现。著名文化人梁文道曾在电视节目中分析:这说明“我们那个语言是贫乏的”。

  也有人持宽容态度,认为中国目前阶段,对国外建筑的新奇、对物质财富的向往、对新式生活的渴望,需借助一定的形式表达出来。

  《原始副本——当代中国的建筑模仿》一书作者比安卡·博斯克参观过内地许多仿制建筑。她认为,“他们卖的不仅是山寨西方公寓,还有更美好生活的梦想……”

  提及那些山寨建筑作品,北京建筑大学教授、中国建筑学会理事汤羽扬女士的第一反应是有点“可笑”。在她看来,这些案例属于“小众”,真正的建筑师是不屑于做这种设计的。出现这些建筑的原因很复杂,比如有可能是甲方即投资方的直接要求,以满足他们的特殊心理诉求。

  汤教授表示,尽管建筑学领域没有关于抄袭、山寨的限制性条例规定,但作为一项起码的职业道德,业内人士应该遵守。此外,则是法律框架内的约束。

  一些地方政府或是企业为了博人眼球,开始“复制”国外建筑,以此希望区别于其他城市,从而更容易吸引大家的注意。这就造成一些城市“半中半洋”,甚至“不伦不类”。

  一些企业认为国外的就是最好的,人们看惯了中国建筑,对于国外形形色色的建筑必定抱有好奇心和新奇感,建设一座这样的建筑必定可以为自己带来收益。

  各个地方政府需要挖掘各自城市历史文化特色,更多保留当地传统建筑。

  山寨建筑是否会涉及侵权?中国科学院大学法律与知识产权系主任李顺德告诉北青报记者,符合条件的特色建筑物是享受版权保护的,这个保护有一定期限,也有相关条件,比如版权保护期限,遵循作者生前及死亡后50年的规定。不过,判断建筑作品是否侵权,还要具体建筑物具体分析。但其指出,如果具体建筑物有特殊的意义,尽管不一定构成侵权,随意模仿有可能造成不良影响。

  “比如天安门城楼,如果国外随便模仿盖起来,咱们会有什么感受?”李顺德认为,如美国国会大厦是美国政府的象征,涵盖着当地的政治文化色彩;如果国内随随便便盖一个相似的大圆顶,不仅与周围环境不伦不类,对人家也是不够尊重。所以,即便过了版权保护期,不构成知识产权侵权,此举“也不合适”。

  “国内长久以来有一种不太好的心理,什么东西都仿冒别人,盲目到有点崇洋媚外。”李主任认为,有些模仿没有必要,建筑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特点,如果做好了,外国自然会反过来模仿学习。据他介绍,建筑作品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国内外都有,但不是很多,主要原因是“没有必要”,因为工业产品模仿后可以批量生产、经济价值比较大;但缺乏艺术价值的建筑模仿,没有意义。

  今年5月15日,在第二届全国勘察设计行业管理创新大会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王宁也批评了山寨建筑问题。他说,有的设计企业放弃了创作创新的责任,一味追求市场份额,建筑设计照搬照抄,搞“山寨建筑”,缺乏地域人文特色,造成千城一面。

  何镜堂是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的总设计师。面对近年来频繁冒出的“山寨建筑”,他也曾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山寨”和抄袭在建筑领域来说是危险的信号,中国建筑会在全盘西化或模仿中找不到正确方向和对策,也会导致本土建筑文化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弱势化、边缘化。“我们可以学习境外不断创新的理念和思维方法,但不能只盯住他们具体的形式和符号。”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8  海南中电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顶酷互联